任文伟
程琳
张新桥
谢辉
刘文亮
雷刚
童潜明
赵建夫
危起伟
庄平

我们是WWF科学专家团,关于长江生态修复及水生生物保护,问吧!

大家好,我是任文伟,WWF中国淡水项目主任,作为淡水生态系统的捍卫者,在过去的20年,我和我的伙伴们在长江流域开展了100多个保护项目,推动建立湿地保护网络,积极倡导流域综合管理,恢复河湖生态,确保饮水安全和环境流,以此,守护养育超过三分之一中国人口的长江母亲的健康与活力。
2019年5月21日,“WWF江湖行”长江启航,专家和科普志愿者们跟随渔政宣传船沿江而下,从宜宾一路航行至上海。在23天的航程里,我想和科学专家团的朋友们,为大家答疑解惑。
他们的研究领域和分享方向各不相同,对于长江的地质、水文、声音、水生生物等,有着深入的研究:重庆大学建筑声学博导谢辉从声景的视角解读长江生态环境;同济大学教授赵建夫建立起长江水环境样本库;中科院水生所水生生物学博士程琳分析全球鲟鱼现状及中华鲟的产卵场;中科院水生所博士张新桥关注江豚生存状态;湖南省地质研究所教授童潜明讲述云梦泽的地质变迁;水科院长江所首席科学家危起伟讲述长江流域十年禁捕的故事;WWF中国淡水项目首席科学家雷刚从长江生态岸线视角讲述水生生物保护;华师大生态与环境学博士刘文亮聊聊长江底栖生物;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所长庄平分享中华鲟繁育的最新研究成果。
关于长江以及长江水生生物保护,欢迎提问!
472
探索 2019-05-24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0个回复 共3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张新桥 2019-06-02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2个回答

KING19832019-05-30

汉江里捕捉到野生俄罗斯鲟是好事还是坏事?

程琳 2019-05-31
43|回复

汉江并非俄罗斯鲟的原产地,且与其正常分布地相距甚远,所以捕捞到的个体来源肯定非野生。因此,俄罗斯鲟作为一种外来物种出现在汉江,可能会对原生物种带来负面影响,绝非好事。另外,需要强调的一点是,我国《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规定》里,明文禁止使用外来种、杂交种、转基因种以及其他不符合生态要求的水生生物物种进行增殖放流,因此希望大家不要随意开展放生活动。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第五天2019-05-24

建筑声学怎么解读长江生态环境?很新奇,请谢辉教授具体讲讲?有什么研究成果?

谢辉 2019-05-31
27|回复

传统的建筑声学主要关注的内容是音质设计和噪声控制,我近期的主要研究兴趣是声景与健康。
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将声景定义为:个体、群体或社区所感知的在给定场景下的声环境。与传统的噪声控制不同,声景重视感知,而非仅物理量;考虑将积极和谐的声音(比如鸟唱虫鸣、流水潺潺)作为资源,缓解精神压力,提升生活质量。我们应该更多的考虑声环境对人主观感受的影响,努力营造健康舒适的人居声环境。
目前尚未有系统研究将声景与长江人文生态环境结合起来。此次我们有幸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合作,跟随渔政船沿长江而下,尝试采集包括江豚、麋鹿、东方白鹳等在内的珍稀物种和流域内的其它自然之声,作为表征长江流域生态系统健康的一个参考指标。声音素材采集后,我们还会进一步分析和后期制作,计划以多种形式展现给公众,唤起大家对长江生态环境、珍稀动物保护的更多关注。
除了自然声之外,长江流域的许多场镇都有鲜明地域性的人文声,比如侗族大歌、川江号子等,也是我们未来声景调研中关注的另一个重点。不同的地方特色声景,反映了不同地区人们的生活状态,构成了长江流域各地丰富的地域文化。我们应该像保护古建筑一样,保护这些具有文化传承意义的声景遗产,记录历史,留存文化。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江苏网友曹曹2019-06-06

请问你们大概什么时候停靠南京,市民可以前去参观吗?另外想问一下谢辉教授,此行采集到了哪些有趣、有故事的“长江之声”?谢谢!

谢辉 2019-06-06
1|回复

目前的声音采集还在进行中,和我们开始预期的差不多,难度是比较大的。这次其实属于前期调研,为后面七八月份的深入研究做准备,也请继续关注我们的后续活动,谢谢!

Bubble、2019-05-24

您好,我想请问一下长江白鳍豚的功能性灭绝是不是已经表示这个物种没有办法挽救了?另外之前看到好多次江豚死亡的报道,请问长江江豚现在生存状态如何?

张新桥 2019-06-02
1|回复

请查看已经回复的江豚相关的问题寻找答案。

洱海2019-05-27

请问下现在江豚种群情况怎样啊。

张新桥 2019-06-02
1|回复

2017.11--12月份进行了一次豚口普查,长江干流和江湖的江豚种群为1012头(不含故道自然保护区的120头)。结论是快速下降的趋势有所缓解,就地保护有希望,但是,栖息地环境质量进一步恶化,保护形势严峻,急需实施针对性保护行动。

Vista-2019-05-24

任老师,您好!请问目前长江流域的水坝对水生生物的不良影响是否在可控范围内?将来有没有必要拆除部分水坝?

任文伟 2019-05-29
16|回复

长江流域的各类大坝对水生生物产生的巨大影响,对洄游性鱼类更是灾难性的。对这些已经存在的大坝,我们希望通过与相关专家和大坝(特别是水电站)运行方能进行合作,进行联合生态调度,尽可能地减少对水生生物的负面影响。而长江流域未来一些老旧的、运行效率低下的小水电有可能在进行了系统综合评估后被建议拆除。但这也不是小事,需要充分论证,做足做好相关环评工作和实施方案,还要重视实施过程中和之后的对当地社区的影响评估和减少负面影响的行动。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何宇贤乔2019-05-28

三峡大坝一直是个非常有争议的国家工程。你认为他对长江生态最大的破坏性主要在哪个方面呢?

程琳 2019-05-30
10|回复

三峡工程的建成和运行,客观上对三峡大坝上下游的流域生态环境都产生了较大影响:如阻隔了水生生物洄游通道;较大程度改变长江中下游的水文情势;影响了各生物类群的繁衍生息;并给以洞庭湖、鄱阳湖为代表的湿地生态系统带来负面影响。为此,我们希望,通过科学研究和试验指导,在三峡工程原定的防洪、发电、航运三大功能基础上,将保护生态环境、恢复河流健康纳入为一项基本功能,拓展生态和水资源配置等综合效益。我们也看到三峡集团在过去多年中,积极开展了多目标的调度实验,例如针对四大家鱼繁殖的生态调度,针对泥沙调控的调度,应对两湖旱情的调度等,这样的努力值得进一步总结,及持续开展。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天王山09092019-05-24

请雷刚教授回答:
1、您认为长江流域水系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体系或有关流域水环境保护的实体法架构健全吗?
2、您认为,长江生态恢复是应该坚持治理水环境质量优先还是坚持保护和恢复流域生态植被优先?
谢谢!

雷刚 2019-05-31
1|回复

关于第一个问题:简单回答一下吧:目前肯定是不完善。国家正在起草长江法,其主要目的就是要完善流域水环境治理的法律体系。
第二问题:个人认为需要两手抓,一方面狠抓污染总量控制,使其下降到长江生态系统能承受的能力范围;另一方面也要不断加强保护修复力度,提高生态系统纳污降污能力。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李晋2019-05-27

你们的研究考虑整个流域吗?对山脉的生态屏障作用怎么看

童潜明 2019-05-31
1|回复

以湖南洞庭湖区的生态屏障建设为例。山区要建设,建工厂,挖矿,生态就破坏了,山体水土流失严重。山里的水污染了,流到洞庭体湖。人不去动它,没有人的活动,就没有这个问题。洞庭湖流域山体水土流失会加剧洞庭湖的淤积,面积变小。生态屏障建设要解决这个问题。洞庭湖流域还包括上游的四水。就是要建设青山绿水。单一提高生态覆盖率也不行,现在林业的推行的单一树种大多数是经济树种,很单一没有生态多样性,一旦发生病虫灾害如松毛虫,被称为松树的癌症。水源地的森林破坏将会很严重。提高生态屏障的生态价值,是一个水流域的综合问题,也需要多样性的森林保育服务其中。

热新闻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话题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评论

热回答

联系我们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菲律宾太阳菲律宾 申博游戏端登入 申博现金网官方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开户合作登入 申博在线游戏下载登入
申博娱乐太阳总公司 申慱直营网 申慱138真人在线娱乐登入 菲律宾太阳代理 博体网比分
www.1434.com 申博账号注册登入 新火巅峰开户 申慱官网登入 澳门皇冠的网站
申博网址登入导航 逍遥坊国际 老虎机微信支付充值 球球大作战官方网站 菲律宾太阳娱乐官网开户